客服熱線:0571-82635788

趕華茂 超科爾——崛起中的派利帝

1970-01-01 08:00:00評論:0 來源:中國紗線網   
核心摘要:2012年以來,受諸多不利因素影響,我國棉紡行業深陷困境。行業中不少企業意識到推行自動化連續化生產,減少用工成本,是唯一出路,應用新型設備是產業轉型升級和發展的必然方向。在行業低谷時期,江蘇派利帝紡織科技有限公司大手筆投資紡紗項目,精選設備,高端定位,企業掌門人謝益美先生思路明確,崛起之路已然開啟。

    編者按:2012年以來,受諸多不利因素影響,我國棉紡行業深陷困境。行業中不少企業意識到推行自動化連續化生產,減少用工成本,是唯一出路,應用新型設備是產業轉型升級和發展的必然方向。在行業低谷時期,江蘇派利帝紡織科技有限公司大手筆投資紡紗項目,精選設備,高端定位,企業掌門人謝益美先生思路明確,崛起之路已然開啟。

(中國紗線網王果剛主編(左)與江蘇派利帝紡織科技有限公司謝益美董事長)

企業定位高端,采用全套立達最先進設備,目標成為高科技、自動化程度最高的棉紡行業樣板企業,三到五年后進入資本市場。

王果剛:謝總你好,歡迎接受中國紗線網的采訪,你是70后?

謝益美:對,70后。

王果剛:企業做得這么大,真的是年輕有為。你是老家在溫州,到這邊來創業?

謝益美:我最早是在溫州的人民銀行工作,后來到了湖北利美集團,它原來是一家國企,后來我大哥將它買了下來。利美原來是襄樊市的南源紡織。

王果剛:在際華3542附近?

謝益美:離3542還有一點距離,因為我們在南漳縣的縣城里。后來那邊做得比較好,我就退出來,轉到了這邊。我們設了兩個小廠,200臺噴氣織機的規模。由于我們一直買紗,但是買不到好紗,后來索性上了紡紗。傳統的紡紗業隨著勞動力成本的上升,我覺得競爭壓力越來越大,利潤空間被壓縮得越來越小,所以經過再三考察,我們還是選擇上了先進的設備,當時給自己也做了幾個定位。

王果剛:這還是比較有眼光,做了高端的定位。

謝益美:我們覺得首先得將自己的定位定好,再根據這個定位去選擇設備,再根據設備去選擇國內的投資。

王果剛:謝總你原先是做銀行,所以對金融業務比較熟悉,這跟你的資金籌措會否有關系?

謝益美:我們的資金倒是沒有問題,其實只要有好的項目,資金的問題不用怕,因為我們自己本身就擁有2個多億的啟動資金。

    我們當時給自己主要做了三個定位:第一,一定要成為高科技的企業,紡織企業要想成為高科技企業就必須要有高科技的產品。第二,要成為我們中國乃至世界棉紡行業的樣板企業:用人最少,自動化程度最高。

王果剛:這個目標定得很高!

謝益美:因為自動化程度最高,產品的附加值也就最高。第三個定位是我們想通過3-5年的努力,將這個產業做到資本市場。我們是基于這三個定位去選擇的設備,我們在全球范圍內進行考察,包括日本豐田、賜來福等知名企業,后來我們最終定下來的是和瑞士立達合作,從前到后全套立達,而且是立達目前為止最先進的設備。我們K 45配的是單錠檢測和蛛網系統,還有粗細絡聯。

(立達K 45卡摩紡紗機)

(紡織女工現場操作)

(單錠檢測蛛網系統)

王果剛:K45配的是長車?

謝益美:對,1632錠的。

王果剛:那這個車算是很長的。

謝益美:這1632錠全部帶有單錠檢測和蛛網系統,然后前道是清梳聯、精并粗、粗細絡聯。目前立達的粗細絡聯在國內應該是第一家。

王果剛:粗紗是哪里的?

謝益美:馬佐里(立達F 36)。

(立達清梳聯)

(立達E 66精梳機)

(立達F 36粗紗機(粗細聯))

(細絡聯)

(日本村田絡筒機)

王果剛:意大利的馬佐里?

謝益美:對,但是我們是全部從立達定的設備,他們報價,由立達統一去做。所以我們的整個系統在中國應該是屬于比較先進的。

王果剛:這樣的配置目前在中國可能是唯一的。

謝益美:設備定好了以后,我們通過江蘇紡織研究院設計了廠房。設備安裝完了以后,我們又請了專業的管理團隊,我們的總經理也姓王,王曉東,原來是大連神州的總經理,由他來組建我們的管理團隊。

王果剛:謝總,你的思路比較清晰。

謝益美:從目前來看,我們的產品供不應求,氣流紡產品和科爾的價格差不多。

王果剛:你們的氣流紡是R 60?

謝益美:是的,540頭的氣流紡R 60長車,應該是最長的氣流紡長車。

(立達R 60氣流紡長車)

王果剛:產品以全棉為主?

謝益美:對,全部是棉。另外我們樓上的緊密紡產品定位是在40s以上,馬上要做100s,目標是要做到200s。單紗我們可以做到140s,直接用到布面上。

王果剛:你們配了倍捻嗎?

謝益美:目前還沒有。今天我們又到了4個集裝箱的設備,到今天為止,我們5萬錠的設備基本上齊了。

王果剛:你們的產品定位是針對梭織為主?

謝益美:對,但梭織和針織都可以做。目前我們的產品質量也還不錯,達到烏斯特5%的水平。

王果剛:檢測儀器是全套烏斯特嗎?

謝益美:檢測儀器中像條干儀這類是烏斯特的,HVI要到這個月底或者5月初到。整套設備下來我們差不多投入了800-900萬,歐洲的設備畢竟比較貴。

王果剛:一個檢測中心加上基建,1000多萬是正常的。

謝益美:我們的想法是一定要將產品品質做好,所以這樣的投入是必須的。

把握時機,在行業低谷時期大手筆投資紡紗項目,引進自動化程度高的進口設備,提高和確保產品質量,降低勞動力及用工成本,目前企業萬錠用工12人左右。

王果剛:謝總,我本人從事紡織已經很多年,全國各地也跑了不少廠子,裝備比較好的像魯泰、無錫一棉、安徽華茂等老牌棉紡廠我都非常熟悉,大連神州也還算熟悉,因為我們紗線網經常舉辦各類活動,紡紗廠各類層次的人員都會參加此類活動。新型的企業比如山東的三陽紡織,還有你的下游買家比如雅戈爾、溢達、聯發等,都與紗線網有著良好的聯系。有一點我非常好奇,因為你說你不是干紡織的,但是現在聽起來我覺得你已經非常內行。現在的紡織行業還處在比較低谷的時候,你們這樣的投資還是非常大手筆的,我想你們用的應該也是比較好的原料,所以整個企業資金的運行是一筆比較大的投入,按照現在這樣的行情,投入產出算得過來嗎?

謝益美:應該說算的過來,這一塊我分三個方面來衡量:第一,目前我們國家勞動力成本比較高,包括能源也比較緊缺,通過引進這種自動化程度高的設備能夠大大提高產品質量,因為紡織行業基本上80%的質量問題是由人為造成的,通過這類自動化程度高的設備可以避免大量人為的失誤,進而提高產品的質量。第二,降低了勞動力和勞動成本,目前我們的萬錠用工控制在10-12人左右。

王果剛:你們的平均支數是多少?

謝益美:平均支數我們是按照80s來算的。

王果剛:如果是這樣來看,那么你們的水平可能是中國最高了,12個人已經創下紀錄了。

謝益美:按照80s來算,我們的萬錠用工大概12人左右,基本上我們一個人能看1萬錠。

王果剛:歐洲當年的先進水平也差不多是在這個水平。

謝益美:第三個方面,現在歐洲整體經濟不景氣,對我們需要進口設備的廠家是件好事,原來歐元對人民幣是10.5的時候,我們望而卻步,價格實在是太高。去年歐元在7.8的時候,我覺得似乎跟國產設備差距不大,就多了增值稅,其他方面的差距不大。

王果剛:這個機會你們利用得非常好!

謝益美:合同簽訂的時候和付費的時候相比,我們差不多少付了6000萬。

王果剛:國產的設備,像經緯1008錠的長車,配置高檔器材大概八九十萬一臺,所以,你的配置這樣算來也是合算的。

謝益美:所以說在產業低谷的時候上項目是最劃算的,而且資金使用效率比較高,我們基本上4個月時間設備就全部到了,這在平時是不可能的。如果訂國產設備,定金付了后,4個月不一定交的出貨。所以說,我們的資金使用效率很高。

王果剛:立達現在在常州也有生產基地,你們有國內生產的設備嗎?

謝益美:沒有,我們全部是歐洲原裝進口。

(謝益美董事長陪同王果剛主編參觀紡紗車間)

與傳統紡織企業相比,自動化程度高的派利帝具有生產成本低和銷售價格高的雙重競爭優勢。企業通過生產盈利、國家政策補貼及品牌價值平衡了投入與產出。

謝益美:剛才王總你問到成本是否算的過來,我們將自己當前的紡織現狀與傳統的紡織做了一個比較,目前我們氣流紡紗的噸紗人工成本是100元錢不到,上次算的是60多元,但如果是傳統的紡織產業,噸紗的人工成本沒有三五百塊錢是拿不下來的。

王果剛:這與你們用的是進口設備,產量高有很大關系。

謝益美:對,如果是國產設備只能是開到7萬轉,我們已經開到了15萬轉,所以每噸紗的人工成本大大降低。我們噸紗的能耗成本即用電成本在1000-1200元左右,但傳統的紡織行業可能拿不下來。設備折舊和財務成本我們是按照10年的折舊來計算的,這方面的成本大概也在1000元左右,傳統的紡織行業10年的折舊成本差不多也要1000元左右。

王果剛:謝總,還有一個情況,立達的設備用了10年以后設備狀態應該還是好的。

謝益美:但是我按照財務上來算,還是按照10年來折舊。

王果剛:對,還得這樣計算。

謝益美:整個生產成本和傳統的紡織行業比,我們擁有絕對的競爭優勢,生產成本遠低于傳統廠家。反過來說,我們的銷售價格又遠高于傳統廠家,32s氣流紡紗我們賣到現金27000元/噸,承兌28000元/噸,一般的轉杯紡紗才賣24000-25000元/噸,兩方面一結合,說明我們的競爭優勢很明顯。

王果剛:你們的氣流紡紗以32s為主?

謝益美:對,我們全部32s。以環錠紡紗的生產成本來對比,我們每噸紗的生產成本比別家要低1000元左右,但是銷售價格又要高2000-3000元每噸,所以我們的成本就能算過來。國內的氣流紡廠家大多生產的是16s和21s,但是我們全部生產32s,我們的對比對象就是環錠紡,人家半精梳32s紗什么價格,我們就是這個價格。對于下游客戶,用我們的紗線,直接使用效率可以提高10到15個百分點。一家蘭溪的企業用我們的紗,他們的車速大概開到720轉,效率是96%。

王果剛:提到蘭溪的企業,我覺得你們的客戶應該是立馬云山。

謝益美:立馬云山的需求量特別大,目前我們生產的量還跟不上,但是確實有在合作。客戶使用我們的紗線織布基本上不需要修,都是漂白的。所以王總,我們的帳基本上算的過來。其實這只是一塊小帳,作為我們企業,主要分三塊:第一是正常的企業生產盈利,當然這一塊可能不是很明顯,但是如果配套國家給予我們這類企業的優惠政策,那就完全兩種概念了,一個是國家給予我們這種企業的扶持非常大。

王果剛:你們現在還能享受一些國家政策嗎,還是地方補貼?

謝益美:國家有政策,省里和地方也有,第一是進口設備的貼息有3%,目前我們一期有3.6億元的設備,這一塊我們差不多拿到了1000萬的補貼;第二是中國首次進口,我們的粗細絡聯是中國首次進口,一種設備有200萬的補貼。這些是國家給予的補貼,此外還有省里和地方的補貼。這是第一個方面。

    第二,我們的這個項目屬于國家發改委鼓勵的項目,在申請進口棉花配額上我們有優勢。

王果剛:現在還沒有去拿?

謝益美:今年我們是第一年,還沒有形成出口,但是今后我們可能很大一部分產品將是出口,如果出口我們能拿到進口配額的話,現在進口棉花差不多是14000元/噸,加上配額不會超過16000元/噸,這與國產20000多元/噸的棉花競爭,優勢就很明顯。所以說,充分利用國家給予的相關政策所產生的效益有可能比企業本身生產所產生的效益還要高。這是第二方面,即充分利用國家的相關政策。

    第三,品牌意識,如果我們的企業品質做得是最好,那么我們的品牌價值也將是最高的。通過和紗線網這樣的優秀平臺合作,對我們的品牌進行宣傳,我想我們的企業從品牌這一塊來講也將是盈利的。

企業定位生產高支紗,向國內一流老牌企業看齊,將利用設備優勢彌補管理上的不足。

王果剛:謝總,我預測按照你現在的裝備,管理如果到位,產品在行業里的口碑一定會打開,產品價格比同行高1000-2000元/噸,將來是完全正常的。

謝益美:所以我們正在向科爾、魯泰、華茂、三陽這類企業學習,所以我們提出的口號是“趕華茂,超科爾”,當然這需要時間的積累,目的是要像這類優秀的企業學習。我們對于產品質量的要求和目標是各項指標達到烏斯特5%的水平,而且是要常年穩定在這個水平,所以我們必須要做一些這方面的工作。

王果剛:剛才你提到的這些企業我基本上都有接觸和采訪過,華茂我認為確實很厲害,不光是指標先進,他們能保持在很穩定的水平,華茂還有很多方面值得同行學習,華茂的質量指標穩定、高端,而且質量成本控制在比較低的成本,而不是說一定要很高的成本來完成這樣的高質量,有時候他們的配棉成本比我們的同行還要低,在配棉指標里他們能做很多的細節文章。

謝益美:包括他們對設備的改良都非常值得敬佩,而且是精細化管理。但是我覺得這樣的老牌企業和我們這類企業比,其實也有缺點,人工成本支出太大,這方面的負擔比我們重,我們這樣的企業是輕裝上陣,這是一方面。第二方面,這類企業在設備上可能有一些不足,可能有些企業用的還是八九十年代的設備,雖然說由于企業的精良管理使得設備還保持在非常良好的狀態,但是維護成本過大。這是他們的弱勢方面,但是這些老牌企業的管理能力、操作能力、人員的培養等各方面可能是我們這些后來的企業所做不到的。

王果剛:老牌企業有很多經多年積累下來的精髓。

謝益美:是的,所以我們要多向他們學習。

王果剛:華茂倒確實是行業學習的榜樣。后來的企業也有個好處,就是可以避開他們這類企業在發展過程當中的一些劣勢和做不到的事情。

謝益美:我們就是想利用設備上的優勢來彌補管理上的不足。

王果剛:新企業需要磨合。

謝益美:如果我們檢測的儀器到位了以后,在配棉工藝下達之后,我們就能知道自己的質量到底在怎么樣的水平。

王果剛:謝總,由此看來,你很重視管理,不僅僅是硬件設備。

謝益美:對。

王果剛:我覺得謝總你已經注意到了這些方面,就是精細化管理十分重要。

謝益美:我們之所以花這么多的資金去配套檢測設備,目的就是往高支紗發展,如果是80s等100s以下的紗,那不需要這種設備,用200多萬的簡單設備就已足夠,但是我們要做到100s以上的紗就必須要用這種設備,通過科學的配棉來達到我們所想要的產品質量。

王果剛:你們目前所用的棉花是以新疆棉為主?

謝益美:美棉、澳棉、巴西棉和新疆棉。

王果剛:那么你們的用棉范圍很廣。

謝益美:是的,目的是為了確保我們的產品無三絲,所以我們進口棉的用量稍微大一些。

王果剛:新疆長絨棉應該也會用一些?

謝益美:對,因為紡高支紗,一般60s以上的紗都會加入一些新疆長絨棉。

王果剛:兵團為主還是地方為主?

謝益美:兵團,地方的一律不用,價格再便宜也不用。

王果剛:那你們和兵團很熟?

謝益美:沒有,我們通過中間渠道比較多,而且有些時候中間渠道買來的價格比直接那邊購買還能便宜一些,因為畢竟運輸等各方面的成本也比較高。

(采訪現場)

為管理人員創造良好環境、敢于放權且權責分明、科學配棉使得企業運行良好,將以產品質量贏得企業長期發展。

謝益美:我對我們的企業發展是充滿信心的,我將房子都賣掉了來投入到這一塊產業,我們是沒有退路的,基本上是釜底抽薪,毫無退路,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王果剛:這么說謝總你是抱著必勝的信念,破釜沉舟了。

謝益美:是的,我經常說直接在辦公室里鋪一張床,我就守著這里睡覺。這家企業對于我來說,是很有信心做成功的,而且是一定能成功,不光是我,我們所有的管理人員都充滿了信心。

王果剛:謝總,你是老板,是投資者,股份應該是集中的吧?

謝益美:對,是我一個人的。

王果剛:那么決策也很簡單,集中有集中的好處,只要資金實力雄厚,集中能夠帶來決策的快速反應。管理方面你是交給職業經理人?

謝益美:對。

王果剛:這在民營企業里比較普遍,對職業經理的選擇有選的好的,選的不好的;有用的好的,也有用的不好的,有些是人不錯,但是配合的不一定好。老板對管理的介入,行業里有各種模式,有的老板介入的很深,有的老板是充分授權,也有老板兼做一部分或者是分工。浙江地區的老板一般抓財務、營銷,管理、生產、品質交給職業經理,一般從國有大型企業聘請過來的職業經理素質比較高。謝總,介紹一下你這邊的管理模式,你對這個問題怎么看?

謝益美:首先,我們這個企業沒有一個人是我的親戚,我一個親戚都不要,包括我的家人、親戚及朋友。

王果剛:沒有家族色彩?

謝益美:是很純粹的一個企業,沒有任何家族色彩。之所以這么做,是為了給我們的管理人員創造一個良好的管理環境,所以我們的管理人員一來就可以輕裝上陣,不用顧忌老板的親戚之類的人員。

    第二方面,我們敢于放權。生產上接的訂單,我們要經過一個評審,比如業務員接的訂單,價格方面由我們的生產管理團隊進行審核,包括產品交期、品質定位、財務等各方面,財務上要簽字,生產車間、總經理都要簽字,我們的流程比較規范,基本上一個5-10分鐘的桌面會議給予解決。就是要經過這樣的一個評審制度,就像銀行開待審會一樣。

王果剛:這方面是你的強項,因為銀行的管理是比較規范的。

謝益美:就像銀行開待審會一樣,我們也有風險評估。我們人很少,所以一個10分鐘的碰頭會就差不多能將事情定下來,而且這所有的權限都是下放給總經理,我只要知道每個月能夠創造多少利潤。生產上面,他們可能要用提高產質量的方法來降低我們的噸紗生產成本,通過避峰的方式來降低能耗成本,上午8點到12點可能是電價最高的時候,我們的機器可能要停一停,到了凌晨我們是滿負荷加大馬力。

王果剛:你們這個地方峰谷差有多少?

謝益美:谷電是0.32元,峰電是1.1元,差距很大。

王果剛:這個差距比浙江大,吳江這個地區是兩種電嗎?

謝益美:不是,還有個平電,7毛多。所以我們要考慮如何避峰。我們噴氣織機正常電價在7毛3到7毛4,現在我們每度電的電價在6毛多,這和管理就有很大的關系。

王果剛:通過峰谷調節,差不多相差了1毛錢1度電。

謝益美:對,這就是通過避峰來降低能耗成本。

王果剛:這1毛錢在其他企業可能看不出來,但是你們自動化程度高,用電量很大。

謝益美:其實在其他企業也有影響,因為紡織企業能耗是最大的一項開支。這是第二方面。

    第三方面,科學的配棉。我們給客戶定的單紗強力等各項指標達到一個什么樣的水平,那么我們就要通過科學的配棉,通過設備檢測來達到這個效果,用科學的配棉來降低我們的原料成本。

    通過這三個方法來做,應該說企業目前的運行情況是良好的,科學的。此外,我們的團隊分工很明確,權責很分明,有多大的權利就要承擔相應多大的責任。

王果剛:作為企業的老板,你要管哪些?

謝益美:我只要看報表,當然資本運作這一塊我在負責,我想給我們的職業經理人、總經理分擔一些壓力,外面銀行方面的資金壓力我來承擔,比如要多少棉花、要多少錢,棉花的質量你去看,價格你去談,需要多少錢我去付。

王果剛:你們整個項目的負債率高嗎,還是以自有資金為主?

謝益美:自有資金占42%,負債58%。

王果剛:負債率偏低的。

謝益美:項目一期我們投資了5.5億元,我自己拿了2個多億。

王果剛:這說明你個人的資金實力非常雄厚,相當厲害。

謝益美:我自己的這2個多億進去,我們整個資金的融資成本是比較低的,一是我們做了5年期的項目貸款2.5億元,年利率0.8不到。

王果剛:一年的資金成本要到多少?

謝益美:0.8左右。

王果剛:8個點?

謝益美:對,年利率8個點。

王果剛:這是溫州人的強項。

謝益美:我們在開信用證的時候,是歐元對人民幣匯率在7.8元的時候,我是這樣開的:開美元信用證,當時美元對歐元的比例是1.22,所以我所有的信用證都開的是美元。當時人民幣和美元的匯率是6.3,利率在0.35左右,等我的信用證開好要兌付的時候,人民幣又升值了,6.19左右。

王果剛:那你有沒有碰到倒過來的時候?

謝益美:還沒有,我估計人民幣和美元的走勢,人民幣還是要貶值。所以說,在資本運作這一塊,我們節省了好五六千萬的資金。

王果剛:當然,這種事情不是刻意而為之,可能是正好,因為最后還是要靠產品來贏得長期的發展。

謝益美:對,正是在歐債危機的時候我們才敢上這個項目,要是在平時,我們也不敢上,就像王總你剛才說的:算的過來嗎?今年算的過來,但要是兩年前肯定算不過來。在歐元11元的時候,怎么算?是不敢買的,誰敢投這么多錢砸下去?紡織行業畢竟是薄利的,發不了很大的財,但同時也沒有很大的風險,所以紡織行業很少聽到破產倒閉的。

王果剛:剛才在來的路上我們還在討論這個話題,紡織業利潤這么薄,為什么還有這么多企業在投資。

謝益美:因為沒有太大的風險,所以我對這一塊還是充滿信心的。當然,這也需要紗線網這樣的平臺幫我們多多宣傳和推廣。但是還是那句老話:打鐵還需自身硬,我們首先得把自己的品牌打好。

王果剛:酒香不怕巷子深。

謝益美:對,首先得將質量做好,質量做好了,品牌會很強也不見得,這個時候就得需要紗線網這樣的平臺來拓展。

(謝益美董事長)

境外投資有一定風險,企業不予考慮,將立足本土發展紡織產業。二期將上15萬錠緊密賽絡紡,專注高支紗線。

王果剛:謝總,目前國內的很多企業都在境外辦廠,因為考慮到原料成本,對此你有什么看法?

謝益美:其實我考慮過,包括在印度、巴基斯坦設廠我都考慮過,但是這也有一定的風險,還是源于國家的政策,我們國家進口棉要拿配額使得棉價倒掛的這種政策,實際上是用計劃經濟的模式在市場經濟中運作,但這種時間不會長。

王果剛:我同意你的看法。

謝益美:拿配額完全是計劃經濟的產物,但現在的中國畢竟是市場經濟,拿配額這種做法對我們中國的民族支柱產業——紡織業是一種沖擊,如果一直這樣下去的話,那我們紡織企業中下崗、倒閉的將在今明兩年大面積出現,那么國家的政策肯定會做一定的調整。現在拿配額一噸4000元,反過來說這種配額如果不存在的話,那么國外的紗線還有什么優勢?印度的棉花價格及勞動力成本比較低,但是考慮到很多社會原因,比如社會治安、人員的勞動成本、地方的法律等各方面因素,因為中國人在國外投資,說不定當地工人說不干就不干,萬一罷工就麻煩大了。所以說風險很大。

王果剛:謝總,你是印度去的比較多,我是去年去了3趟孟加拉,當時我們想去孟加拉投資,看法跟你差不多,投資的帳算算是便宜的,風險確實是有,但是境外投資也可能是一種機遇,我的看法是如果在南亞投資,可能還是孟加拉的優勢更加明顯一些。從長期來看,印度跟中國之間的政治關系,兩個民族之間總是帶有一定的競爭性,他們對中國人比較排斥。

謝益美:所以,我的腳就踩在這片土地上不走了。

王果剛:你的思路是立足中國本土,把自己腳下的產業先干好?

謝益美:對,因為我們中國的投資還是比較好的,我自己本身是一名共產黨員,所以我相信黨最終一定能將事情做好。

王果剛:謝總,請教你一個問題,你在投資的時候,為什么沒有將股線這部分考慮進去?

謝益美:有考慮的,倍捻我們放在二期,二期我們上了15萬錠的緊密賽絡紡,進口設備做緊密賽絡紡,在中國恐怕我們也是第一家,我們主要做高支紗,原來的緊密賽絡紡一般都是做50s以下的,我們的定位全部都是50s以上。股線這一塊我也要考慮進去,一般做緊密賽絡紡不會考慮進去,因為畢竟毛羽各方面指標都相當好,目前緊密賽絡紡在國內還是很緊俏的。

王果剛:謝總,聽了你的介紹,我相當佩服,你和一般的溫州老板還不太不一樣,可能跟你的部隊背景有點關系,而且在銀行待過,你的思路起點很高。

謝益美:還是需要大家的支持。

(責任編輯:小編)
下一篇:

06月28日,棉花3128B價格為14189/噸

上一篇: 暫無
  • 分享到
免責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站未對其內容進行核實,請讀者僅做參考,如若文中涉及有違公德、觸犯法律的內容,一經發現,立即刪除,作者需自行承擔相應責任。涉及到版權或其他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 [email protected]
 
0相關評論
 
老11选5开奖时间